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財經新聞

蘭州交通大學——留住有靈魂的建筑

更新時間:2019-03-06

來源:甘肅在線

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寺是蘭州交通大學副教授黃躍昊與甘南民居結緣的出發點。2004年,他追隨蘭州交通大學許新亞組建的團隊,前往拉卜楞寺舉辦測繪修繕事情。

黃躍昊負責的是嘉木樣寢宮——德容宮,始建于1709年,是拉卜楞寺最早的活佛住宅。“德容宮即是漢、藏混合式建筑,其中部分修建還給與了本地臨夏河州民居的布局形式。”黃躍昊陳訴《中國科學報》。

300年歷史與宗教文化的積淀,照耀在黃躍昊眼中的是一座聯合本地民族特色、擁有鼎新革舊精神、有生命的修建。一座寺廟中容納云云多的民族元素,也引發了黃躍昊持續切磋本地民居的愛好。2015年,他賣力申請的國度天然科學基金項目獲批時,手中已經積累了近十年的窺察資料。

民族融合下的特色民居

一層平房、二層小樓,一字型平面、凹字形平面,平屋頂、坡屋頂、踏板房、帳篷……都是黃躍昊在多次走進甘南地域后,記錄下的民居建筑形式。這些形式多樣的修建卻不以地域為界線,反而在各鄉各村“混搭”呈現。這一特征盡量在甘南藏族自治州以畜牧業為主的瑪曲和碌曲也是云云。那里不單有帳篷,另有樓房和平房等固定居處。“甘南地區特殊的地輿位置形成多民族交游交流交融的特點,多元的文化聯合生態狀況形成了如今民居多樣化的排場。”蘭州交通大學講師、課題組成員楊林平解釋說。

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甘肅南部,靠近青藏高原東北邊緣。約莫6000年前,仰韶文化中晚期先民是這里最早的拓荒者。漢代今后,奇異的地輿位置讓甘南地區成為游牧民族和農耕民族交流融合、頻繁交往的地域,也成為許多少數民族成立盤據政權、展示風采的舞臺。隨著朝代更迭,甘南地區民族融合的狀態造就了這里復雜多樣、種類繁多的文化面容,也形成了現在多樣的修建形式。

但不論建筑形狀怎樣多變,甘南藏族自治州人都僵持就地取材。好比,修建主體布局多接納本地木柴,而少見鋼筋混凝土的搭配;在牧區,帳篷的原料則來自牦牛毛。“只管牦牛毛的編織過程頗為重大,可是卻更得當本地天氣,兼具保暖、美學等功能于一身。”黃躍昊注釋說。在他眼中,這種對外形要求不多卻對材料有要求的建筑模式,看似沒有統一的理念,卻都表現了同一種修建思緒——生態。

為了對甘南民居有更深入的了解,每到一個地方,黃躍昊都市輔導視察組駐扎多日,與老鄉扳話,尋找村里的大工匠詢問修建技藝。要是老鄉不肯意過多互換,通達藏語的楊林平就會擔任起翻譯和不異的事情。作為一名甘南人,楊林平認為這份工作承載的更多的是他對付故里的情懷。

有人的修建才有魂靈

在走訪通過中,黃躍昊曾到過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南峪村,這個處所在他眼中是個寶藏,因為村中絕大大都多半男性都是木工,要知道,對付一座以木質布局為主的修建來說,一名大木匠才是蓋房子的要害。這一點不單表如今建筑結構中,并且更表現在當地人根深蒂固的看法中。

黃躍昊曾有幸親眼目睹過一次民居“立架”的全通過。那是去年前去尼巴村調研時,黃躍昊等人碰到本地老鄉正在蓋房子。“他們蓋的木質房子,前期備料需要簡略兩個月,后期裝修需要半年,可是真正要害的一步‘立架’只有兩天時候。”黃躍昊談及此事依然興奮不已。畢竟他們曾經視察過那么多民居,卻是第一次親眼見到“立架”。“立架日期與時候是提前算好的,房主請來家中的親朋好友,到了吉時隨即開工。”黃躍昊回想說。

為了記錄下這可遇不可求的一幕,黃躍昊與楊林同等人輪替值班,倒班吃飯,終極用手機記錄下了“立架”的全過程。他還記得“立架”當天,天降大雨,但吉時一到,被請來的二十幾私家一路脫手,專注地只做“立架”一件事,即便渾身淋透。“沒有一私家偷懶,他們只是期盼將這件事做好,如此純粹地干一件事,令我十分難忘。”黃躍昊說。

因為所到之處多為偏遠屯子,食宿、交通前提艱苦。飲食不習慣,就自己背口鍋做飯;不適應高原氣候,就邊走邊休息。有一次,他們甚至買光了村中僅有的兩個小賣部中囤積的掃數八寶粥和便利面。“我們不以為苦,現在交通和住宿前提真的改善許多。”黃躍昊從不抱怨。但令他遺憾的是,察看的進展遠遠跟不上傳統民居消失的速度。“多數時候我們在一個村莊只能找到一兩處保存較完備的傳統民居。”楊林平說。乃至“我們察看時還完備的傳統民居,第二年就被拆掉了”。黃躍昊無奈地顯露。

在南峪村中,所有的木工都有另外的身份,比如雜貨店的老板。而這與小說中身懷絕技大隱于市的高手不同,他們擁有多重身份的緣故是迫于無奈。“村里蓋木結構衡宇的人越來越少,更多人選擇了現代的鋼筋混凝土布局,以是木工行業生活堪憂,只有轉行才能維持生計。”黃躍昊解釋道。

傳統民居的腐敗引起了國家的正視。客歲12月10日,住房和城鄉扶植部網站宣布了《關于第五批擬參加中國傳統鄉村名錄的村落基本情況公示》,甘肅省7市州17個村榜上聞名。而自2012年末名單發表入手,甘肅省已經有36個村莊入選。雖然入選名單后對付當地建筑的掩護頗有作用,但黃躍昊認為這還遠遠不夠,“要想真正保護這些修建,就要實現活態傳承”。

“活態傳承”的觀點在2016年《住房城鄉建設部、國度發展改進委、財務部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植工作的關照》中首次被正式提到。中國文聯副 主席、中公民協 主席馮驥才曾經在2016中國傳統鄉村掩護(鳴鶴)國際岑嶺論壇上對“活態傳承”給出了自己的大白:“鄉村是生產糊口的底子單元,又是傳統社區,因此村落保護跟非遺保護一樣都必要活態傳承,最底子的還是要靠原住民。……只有當老百姓成為村落掩護的主體,掩護才能真正有用并薪火相傳。”

黃躍昊十分贊同這一說法:“有人住的房子才有靈魂。我們要做的是在連結屋子奇怪征和文化性的同時,改進其棲身前提,融入現代元素,讓棲身在房子里的人可以接連利用并傳承給后代。”

搭建“危房”還是構建文明

如今,黃躍昊領導團隊調研已經驗時5年多,共走訪了40多個鄉村,記錄了100多處民居的風貌及修建特征。“往往有人問我,為什么要做這個項目,為什么要保護甘南民居,我說我想留住鄉愁。”黃躍昊說。在他眼中,鄉愁是小時間影象中的青山綠水和傳統的房屋,而不是將這一切破壞殆盡后取而代之的鋼筋水泥。

“我總會思考,現代屋子的壽命一般是50年,那么,現在建的房子到底是50年后的文明還是50年后的危房?”黃躍昊說。抱著這一設法,他思量更多的是怎樣讓老房子適應 新期間的棲身要求。“好比我們或許在新建傳統情勢建筑的根蒂上做優化設計,將馬桶等今世化設備加進去,如許傳統民居也可以一直使用下去。同時讓后建的衡宇也能完美地融入當地的環境,而非突兀地矗立在那里”。

“我們總說要掩護傳統武藝,我認為保護它最好的體式就是讓它接連為人們所必要。這是供應它發展的泥土,而不是讓它伶仃地生計。”黃躍昊說。就像南峪村中的木匠,“身懷特技”卻無處闡揚,他們的子女也會因為木工技藝毫無用武之地而棄之如敝履。云云一來,這種武藝的傳承將會十分艱難。“以是,我們要結合當代科學手段,將具有民族文化內在及地域特色的傳統修建及其武藝積存并傳承下去,留住傳統民居的魂魄,讓鄉愁照舊原來的鄉愁。”黃躍昊說。

現下,蘭州交大已經將傳統修建傳承保護逐步引進到研究生課程中,讓更多的門生相識中國傳統修建魅力,并到場進修古建筑的機關、特征等。就在這個春節之前,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相關賣力人關系上了黃躍昊,期盼與他們在保護傳統民居方面進行合作。“這是很有心義的事情,我不指望調研一處屋子之后,房子就被拆掉了,期望‘活態延續’或許真的留存這些傳統修建。”黃躍昊說。


樂行 樂行科技 樂行科技
上一篇:甘肅省節后用工市場新變化 下一篇:2019款寶馬X5配置天水報價19款寶馬X5現車最新行情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定牛